盈利二十年十五倍 南鋼股份大象起舞背后的新打法
發布時間:2020/9/18  發布者:bxl   點擊次數:1116

來源:大眾證券報

我們可能無法想象,年產量達千萬噸的鋼鐵企業,鋼板能做到一塊一塊的“零售”。從產業結構轉型到“JIT+C2M模式”的智能制造、數字化蝶變……透過持續創新,上市二十年來,來自傳統鋼鐵行業的南鋼股份(600282),已錘煉出這般新打法。

回首2000年上市時,南鋼股份在A股同行中,業績不算出眾,當年凈利潤2億多元。二十年后,南鋼股份躍居前列,2019年凈利潤超過33億元位居行業第六;今年上半年,疫情影響下凈利潤仍超過14億元,排名繼續提升,位列行業第四。南鋼股份業績增長,更已現擺脫傳統制造業依靠固定資產擴張老路徑的新態勢。

如今的南鋼股份,早已不是我們印象中的鋼企。

一爐鋼與一艘船的魔法奇緣

2017年12月14日,南鋼作為僅有的兩家企業界代表之一,出現在北京召開的工信部2017年全國兩化融合工作座談會,并做了兩化融合工作匯報。南鋼股份“JIT(準時制生產方式)+C2M(客戶對工廠)”模式創新實踐,再獲國家層面推廣。

“JIT+C2M模式”便可讓南鋼股份實現鋼板一塊一塊“零售”。

2020年7月,南鋼股份“JIT+C2M”智能工廠正式投產。這是世界首個專業加工高等級耐磨鋼及高強鋼配件的智能工廠,更是江蘇冶金行業首個“5G+工業互聯網”智能工廠。

“JIT+C2M”智能工廠以工業互聯網為基礎,作為“5G+工業互聯網”的鋼鐵個性化定制智能工廠,能自主實現對數控機床、六軸機器人、桁架機器人以及AGV小車等高端制造裝備的“端到端”集成;通過5G+工業機器人協同作業,實現上下料分揀、視覺物料識別、熱處理設備、拋丸、噴涂、自動打包、自動化立體庫等工序智能協同,實現離散制造模式向流程制造模式的轉變,全面解決用戶在產品個性化定制、輕量化、綠色環保、供應鏈穩定等方面的痛點問題,并實現了從耐磨替代品種到超級耐磨鋼、高韌性耐磨鋼的全系列覆蓋。

“JIT+C2M”智能工廠能突破性的滿足未來客戶更精益的需求。譬如,在精益造船領域,一艘船可能需要2700多種規格的鋼材,且每段鋼材的厚度、鋼度、長度各不相同。而鋼廠一爐鋼就是150噸,一些訂單對每種鋼的需求可能只有幾噸,甚至不到一張板。南鋼JIT+C2M模式,于客戶而言,可滿足不同客戶的定制化需求,將造船周期縮短10%以上;對南鋼自身而言,前期用工成本減少超過10%,鋼板利用率提高3個百分點以上。

實際上,基于JIT+C2M模式的智能工廠能滿足大規模個性化定制需求,并實現集約化生產,帶來效率最高、成本最優的產業鏈協同,這正是“工業4.0”的范疇。在此前國務院第四次大督查中,南鋼JIT+C2M模式被認定為鋼鐵行業轉型升級的典型。

JIT+C2M模式及智能工廠,正是南鋼股份全面邁向智能制造和數字化的縮影,凝聚著南鋼股份以科技為核心的創新。

創新驅動與研發投入占比躍升

來自傳統鋼鐵行業的南鋼股份,如今卻是科創驅動、具有產業深度的高新技術企業。“企業的發展動力必須從要素驅動轉為創新驅動。”南鋼股份董事長黃一新曾如是說。

實際上,研發投入和營收占比,都折射出南鋼股份對創新的重視和執著。僅2019年,南鋼股份研發投入18.23億元,占同期營收比例達到3.80%。18.23億元是什么概念?這已經接近南鋼股份十年前凈利潤9.19億元的兩倍。

《大眾證券報》記者注意到,從最近3個年度來看,南鋼股份無論研發投入金額,還是研發投入的營收占比都穩步提升。2018年,研發投入15.36億元,占同期營收比例為3.52%;2017年,研發投入11.79億元,占同期營收比例為3.14%。

對比申萬鋼鐵行業A股35家公司,最近三年來,南鋼股份研發投入占營收比例排名同樣呈現不斷提升態勢,2017年排名第十二位,2018年躍升至第七位,2019年再升至第六位。

不僅如此,南鋼股份今年提出,要繼續加大研發創新剛性投入,在研發經費投入、試驗設施完善、試驗損失計提、合作課題設立、專家費用預算等方面,每年必須有剛性的增長指標、優化的制度流程、科學合理的評價標準。

當然,創新豈能只是砸錢。對企業而言,創新更是一個系統工程,需要體系化、整體化作戰。南鋼股份格外重視創新體系的不斷完善和創新能力的持續提升。董事長黃一新今年初強調,南鋼不但要提升創新能級,還要設立創新的近、中、遠期目標,制訂創新戰略規劃,公司總部、四大事業部、新產業集團、研究院、職能部門都有創新的總體戰略規劃和子戰略,南鋼創新委員會要統籌策劃該項工作。

南鋼股份制度支撐創新還劍指創新主體——人。董事長黃一新提出,在創新激勵機制上,“大膽推出技術合伙人制度,讓創新成果與創新個人、創新組織、協作單位等長久分享。”

“注重科技創新,增強公司長期競爭力。”天風證券在對南鋼股份2019年年報的研究報告中這樣表述。

不走尋常路與盈利20年15倍

《大眾證券報》記者還發現,從產品結構轉型升級,到智能制造、數字化轉型,南鋼股份的創新無一不是圍繞主業做精做強,力爭實現高質量發展。

目前,公司在高強鋼、橋梁鋼、新能源用鋼、軌道交通用鋼、復合板及特殊合金鋼和特殊用途鋼等應用、需求前景廣泛的領域,都有突破甚至形成優勢,高端產品不斷發力。

中國素有基建“狂魔”之稱,橋梁、軌交等是基建重要方向,相關鋼材需求旺盛。藏木雅魯藏布江特大橋就有南鋼股份橋梁鋼的助力,而南鋼股份多個橋梁鋼優勢產品,已實現規格全覆蓋,并向國內國際供貨。軌道交通用鋼上,南鋼股份也有不少優勢產品。高速鐵路彈條用鋼應用國內高鐵線路總業績第一,占總市場份額超25%。

此外,中國第三代核電技術工程“華龍一號”、可燃冰開采平臺“藍鯨一號”等諸多國之重器上,都能看到“南鋼”優質產品的應用。持續創新下南鋼股份厚積薄發,在中厚板、特鋼和復合材料等領域,以及高端產品上也已形成獨特優勢。

創新給予了南鋼股份豐厚回報。2019年,凈利潤超過33億元,是2000年上市當年2億元出頭的15倍以上;凈利潤額已接近2000年全年營收。營收方面,南鋼股份2019年達到480億元,較2000年的34億元,增逾1300%。

國信證券的研報中對南鋼股份這樣分析:“中厚板優勢明顯,研發帶動先進鋼鐵材料發展。公司中厚板產品市場競爭力強,2019年在行業整體向下的情況下,公司中厚板平均售價仍有4094.62元/噸,毛利率達17.03%。”而且,“拳頭產品外,公司注重先進鋼鐵材料的研發,高附加值產品貢獻不斷提升。2019年公司生產先進鋼鐵材料141.52萬噸,同比增長4.98%,對應毛利率達13.72%,較2018年增長0.77個百分點。”

更加值得關注的是,鋼企作為傳統制造業領域的重資產行業,通常依靠固定資產擴張(包括投資或并購)來提升業績。但是,南鋼股份的固定資產自2014年底223.25億元的上市以來峰值后,穩步減少,2019年底為190.17億元。也就是說,南鋼股份業績增長,已不再沿襲依靠固定資產擴張的鋼企老路,而是創新驅動帶來的效率提升。

“為什么要成為高科技企業?”南鋼股份董事長黃一新在公司2020年計劃會上的反問,或許是投資者們未來重新認識南鋼股份及其價值時最好的注腳。

上一條:擁抱數字化 布局新產業 南鋼股份打造綠色智慧高科技新產業模式    下一條:一諾千金,南鋼股份穩定回報投資者
高清无码中文字幕视频_青青青国产费观看视频_国产精品女主播在线视频